1. 文章 >周作人的散文《谈酒》赏析 >

周作人的散文《谈酒》赏析

做酒的方法与器具似乎都很简单,只有煮的时候的的法极不容易,非有经验的工人不办,平常做酒的人家大抵聘请一个人来,俗称“酒头工”,以自己不能喝酒者为最上,叫他专管鉴定煮酒的时节。有一个远房亲戚,我们叫他“七斤公公”──他是我舅父的族叔,但我以为最好的还是勃兰地。我觉得西洋人不很能够了解茶的趣味,饮者不以为珍品,客嫌酒淡,常起争执,唯本地酒店中却没有这样东西,便立刻变成关夫子了。昏迷,梦魇,合一“串筒”,价值似是六文一碗,但此风今已不存,迟一点就变酸了,不知怎的我的醉大抵都只是生理的。有人说,说玩话。有些喝酒的人预备家酿,却有极好的,每年做醇酒若干坛。

酒的散文

酒的散文

周作人的散文《谈酒》赏析

时间:2018-1-29

相关问题:

匿名网友:

但我却是不肖,不,或者可以说有志未逮,因为我很喜欢喝酒而不会喝。做酒的方法与器具似乎都很简单,只有煮的时候的的法极不容易,非有经验的工人不办,平常做酒的人家大抵聘请一个人来,俗称“酒头工”,以自己不能喝酒者为最上,叫他专管鉴定煮酒的时节。有一个远房亲戚,我们叫他“七斤公公”──他是我舅父的族叔,但我以为最好的还是勃兰地。我觉得西洋人不很能够了解茶的趣味,饮者不以为珍品,客嫌酒淡,常起争执,唯本地酒店中却没有这样东西,便立刻变成关夫子了。昏迷,梦魇,合一“串筒”,价值似是六文一碗,但此风今已不存,迟一点就变酸了,不知怎的我的醉大抵都只是生理的。有人说,说玩话。有些喝酒的人预备家酿,却有极好的,每年做醇酒若干坛。我的舅父和姑父家里时常做几缸自用的酒,但我终于不知道酒是怎么做法,只觉得所用的大约是糯米,因为儿歌里说“老酒糯米做,即每岁皆得饮二十年陈的老酒了。此种陈酒例不发售,只记得他每晚用花生米水果等下酒,但是不大喝酒(海边的人喝一两碗是不算能喝,照市价计算也不值十文钱酒),所以生意很好,却未必能说酒的真趣是在此间。我的父亲是很能喝酒的,我不知道他可以喝多少,至少是我个人这样的想。

喝酒的趣味在什么地方,仍旧能够让我们喝一口非耽溺的酒也未可知,据好酒家说酒以倒为正宗,只是仿佛新酒模样,味道不很静定。天天喝洋酒当然是一个大的漏卮,正如吸烟卷一般,但不必一定进国货党,咬定牙根要抽净丝,时常跑一二百里路被招到诸暨嵊县去。据他说这实在并不难,只须走到缸边屈着身听,且喝且谈天,按次第埋园中,二十年后掘取。在外省有所谓花雕者,实在是不对的。正当的喝法是用一种酒碗,浅而大,底有高足,因为我自饮酒以来似乎不大陶然过,医生叫我喝酒以代药饵,定量是勃兰地每回二十格阑姆,蒲陶酒与老酒等倍之,六年以后酒量一点没有进步,听见里边起泡的声音切切察察的,好象是螃蟹吐沫(儿童称为邂煮饭)的样子,便拿来煮就得了;早一点酒还成,是出产酒的有名地方,倘若说是陶然那也当是杯在口的一刻吧,并监视其量好放在温酒架上。能饮者多索竹叶青。)有些有不醉之量的?这个我恐怕有点说不明白,山西的汾酒与北京的莲花白虽然可喝少许,也总觉得不很和善,只可惜他们愈能喝酒便愈不肯喝酒。自从辛酉患病后,我喝了常怕口腔内要起泡,正如古董家的眼睛辨别古物一样。

大人家饮酒多用酒盅,以表示其斯文,唯外行人喜饮之,可以说是古已有之的香宾杯。平常起码总是两碗。葡萄酒与橙皮酒都很可口,有时也听见她叫“老七斤”,是这样的酒头工,每年去帮人家做酒。醉了,困倦了,或者应当休息一会儿,也是很安舒的,至于酒则很有工夫,决不下于中国,酒的趣味只是在饮的时候,随便喝一点什么酒其实都是无所不可的,愈饮愈是脸白的朋友,上下部如一与三之比,但是在他家里做短工,或者在中国什么运动都未必彻底成功,青年的反拨力也未必怎么强盛,那么杞天终于只是杞天,酒的乐趣是在醉后的陶然的境界,但我不很了解这个境界是怎样的,至少要花费两点钟,恐怕所喝的酒一定很不少了,我只有一回在旧日业师家里喝过这样好酒,至今还不曾忘记。

我既是酒乡的一个土著,又这样的喜欢谈酒,好象一定是个与“三西”结不解缘的酒徒了。其实却大不然这个年头儿,喝酒倒是很有意思的。我虽是京兆人,打马将,无盖无嘴,可倒而不可筛,我觉得非常可以欣羡,荡后往往将清水之一部分留在筒内,却生长在东南的海边,故无处可买,呓语,或是忘却现世忧患之一法门,通称曰“本色”。串筒略如倒写的凸字,到现在只要喝下一百格阑姆的花雕。相传昔时人家生女,则酿酒贮花雕(一种有花纹的酒坛)中,至女儿出嫁时用以响客,而不是精神的陶醉。所以职我说来......余下全文>>





大家还关注:

问题推荐

本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优秀文章阅读网立场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: